神隱少女

 

作者:樊明德

 

老少咸宜


很多人以為動畫是兒童的專利,只適合供兒童欣賞,然而,宮崎峻的動畫卻是老少咸宜的,除了因為影片的色彩飽滿豐富,華麗而不俗艷,給人無比視覺上的享受之外,更在於其對人物性格描寫細膩而深刻,充滿了自然與人文的關懷,非常適合閤家觀賞。


雖然〈神穩少女〉的故事主角是少年,但其中所談論的議題如貪婪、自我的迷失與重建及自然與文明的對立等,卻是曾歷練過人生,對生命仍充滿期待,且具反省力的成年人們的內在聲音,在一片充滿物質追求的潮流中,宮崎峻卻把持住道德良知,透過影片呼籲人們回歸自然,更加顯現了他的偉大。以下我將透過影片人物的性格描述,彰顯宮崎峻濃厚的人文思想。

 

無臉男


無臉男這個角色具有兩種性格特徵:孤獨及沒有自我。在電影中他身著黑衣,臉部像戴了一幅面具般,沒有任何的表情,無從判斷他的喜怒哀樂,他像幽靈一樣的飄忽不定,常常獨自一人在湯屋外徘徊,觀察湯屋內熱鬧的世界。孤獨的他其實很想融入湯屋的世界中,以解除自身的寂寞,但是他不知道怎麼做。
仔細觀察,無臉男不但面無表情,而且無法說話,不能替自己發聲,無法透過語言與人溝通,這真是一個奇怪的角色,宮崎駿為何創造這樣的角色?它有何象徵性的意義?在我們的社會中有哪些人是像無臉男一樣,是沒有自己獨特的形象,沒有自己的聲音?


無臉男,他是一個沒有自我的人,因為某種原因,他必須將七情六慾加以隱藏,而以習慣的一張臉去面對大千世界;因為某種原因,他失去了辯護的能力,無法表達自己真正的需求,無法做自己,是造成無臉男孤獨的原因。
無臉男第一次觀察到自我改變的可能性是透過腐爛神,雖然腐爛神全身臭氣沖天,但卻由於他出手?綽(離開的時候給湯屋留下大量的砂金)受到全體湯屋員工的熱烈歡迎,看在無臉男的眼裡,誤以為金錢是解除自身寂寞,受到社會認同的有效方法。

 

金錢萬能


很快地,無臉男混入湯屋中,變出了許多黃金,引起湯屋員工的一陣騷動,大家爭搶著灑落地上的黃金,原本秩序井然的湯屋,卻因為員工自身的貪婪而亂成一團,在員工的奉承下,無臉男不斷地吞下食物,而他的身體也快速地膨脹,原本修長的身體因為虛榮、貪吃而變得癡肥。他原以為千尋也像別人一樣喜歡黃金,於是變了一堆黃金,想硬塞給千尋,不料卻發現千尋一點也不領情,反而以一種同情的語調詢問無臉男:「你從哪裡來的?」無臉男很驚訝地聽到千尋與眾不同的聲音,身體開始融化,接著千尋憐憫地說:「你最好趕快回到你的地方去!」因為父母都已變成豬的千尋,特別能體會無臉男的孤獨,她語重心長的說鄉:「你家在哪裡?你也有爸爸媽媽吧!」來自千尋內心的渴望,同時也是無臉男所希望得到的,無臉男痛苦的把頭縮進巨大的身軀,邊喊著「我好寂寞!我好寂寞!」


無臉男的迷失以及大鬧湯屋,背後真正的動機並非是想以金錢獲取短暫被服務人員奉承的虛榮,而是想尋求一個真正的歸屬,漂泊的無臉男早已遺忘自己來自何處,誤以為繁華的湯屋世界是他的歸屬,但以金錢為媒介進入湯屋世界後的無臉男,卻因為這世界的貪婪與虛榮而搞得自己變得癡肥不堪,到最後有賴千尋的救贖才變回原先清瘦的模樣。


宮崎駿在電影中沒有直說無臉男為何喪失自我,沒有自己獨特的臉龐,也沒有自己的聲音,應該是對生活在集體意識強烈的日本文化影響下,喪失了個人獨特性的芸芸眾生的寫照。


荻野千尋


十歲的荻野千尋反應日本社會高度經濟發展下,嬌生慣養的獨生子女的性格。自我意識高漲、冷漠,因缺乏人際互動而反應遲鈍,不懂禮貌等等……集許多負面的特質於一身。


在宮崎駿的動畫中一向以女性做為主角,並經常賦予這些角色異於常人的勇敢、智慧與仁慈的特質,以便從事艱鉅的救贖任務。在<<神隱少女>>中的兩位老婆婆就具有神奇的魔法與無上的權威,在神靈的世界中呼風喚雨,這表示宮崎駿動畫突破性別偏見,讓女性肩負起自我或社會救贖(一般是落在男性身上)的重責大任。宮崎駿的動畫鼓舞了女性,隨著劇情的發展,我們可以看到千尋性格上的重大轉變,她不但解救了因貪吃而變成豬的雙親,也變得更加的堅強、獨立與合群。

啟蒙與成長


千尋因為遷居郊區學校,誤入神靈的世界,而被迫提早參與大人的世界,而加速成長。首先引發她性格劇烈翻轉的關鍵因素,是因為她發現父母親因為在「不思議街」未經允許大吃大喝了許多客人的食物而被變成豬,同其他的豬一起被關入豬圈中待宰,在這危急的關頭,為了解放雙親而在一夕之間變得無比的堅強,在白龍的協助之下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工作,受盡各種磨難,待機救援雙親。

 

遺忘與失去自我


在動畫中,我們可以以創意又具體的方式去呈現一個人喪失自我的歷程,無臉男就是一個例子,宮崎駿讓他沒有表情、聲音來具體表現他的沒有自我。
可以說喪失自我與找回自我就是這部片子的主題。環繞在這部片子的一些人物,都因為某些因素而失去了純真自我的本質,到最後他們得透過一場辛苦的自我追尋,再度找回本我。


變成豬的雙親是另一個喪失自我的有趣畫面,因為違背神靈世界的規定而變成豬的雙親,其長相就跟其他的豬沒有兩樣,完全沒有一點獨特性,更糟的是,連自己的記憶也被抹去,忘了自己曾經是人類。
到這裡我們逐漸可以將無臉男與變成豬的雙親產生聯結,而捕捉住宮崎駿所要表達的意含。

失去名子


除了容貌與聲音之外,一個人的重要的象徵就是名字,片中有兩位主角,因為不同的原因而喪失自己名字的記憶,沒有了名字、沒有了記憶也就沒有獨特性,被放空了自我,成為野心家湯婆婆灌注領導者意志的絕佳時機。
為了解救雙親,千尋勢必在湯屋中找到工作,在鍋爐爺爺的指示下她鼓足了勇氣向魔女湯婆婆爭取工作機會,湯婆婆以魔法奪去合約書上荻野千尋的名字,告訴她從今以後改名為小千,千尋至此喪失一切與原來名子相關的記憶,完完全全生活在湯婆婆的威權底下,學習湯屋的價值觀念與工作規則,成為這部大機器中的小小螺絲釘。


另一個想不起自己名字的是白龍,白龍原先是一條清澈河川的神,後來因為快速工業化造成河川汙染,使白龍所屬的這條河變了樣。為了學習魔法,白龍甘作錢婆婆的鷹犬,同時也忘了自己的名字,白龍之所以喪失自我,是出於想學習魔法的慾望而甘願出賣自己,甚至扭曲自己的良心,變成一位龍小偷,去偷取錢婆婆的印章。


除了這些主角們沒有自我之外,其他像蛙役、小煤球、女僕…等的容貌與穿著都很像,看不出他們有什麼獨特性,他們像一群螞蟻一樣忙碌,除了工作之外還是工作,沒有夢想,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。

湯婆婆


湯屋主人湯婆婆是一位唯利是圖、極端權威與自私的人。她代表人性中的貪婪,她喜歡待在裝潢華麗的閣樓中,細數著滿屋的金銀珠寶,她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賺錢。


湯婆婆有一付猙獰巨大的身軀,凸出的眼睛,又尖又勾的鼻子,看起來與食腐肉的禿鷹有幾分的神似,湯婆婆雖然很少與屬下互動,卻憑著她敏銳的直覺,對湯屋的一切瞭若指掌,在大雨滂沱的夜裡,湯屋上下忙於招待客人之際,她卻能覺察到有不好的東西混進來了,而要手下提高警覺。
湯婆婆的自私自利在白龍的個案中表現無遺,白龍奉湯婆婆之令盜取錢婆婆的印章,事跡敗露被錢婆婆追殺,身負重傷的白龍好不容易逃回湯婆婆的辦公室,不料湯婆婆卻見死不救,認為此時的白龍已失去利用價值,逐命令三個人頭鬼將白龍處理掉,所幸因為千尋即時出面制止而挽救白龍的命。
然而所有的人都有弱點,即使是法力強大的魔女,湯婆婆的弱點就是在她的兒子「坊」,坊雖然是一個嬰兒,卻有著巨大的身軀,被溺愛的母親關在充滿玩具的室內,坊是寂寞的。沒有玩伴陪他,而他的母親堅持不准他步出門外,說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危險。


可以看出,因為湯婆婆的自私與冷酷禁錮了自己,她的人際關係只建立在權威與畏懼的蒼白控制上,缺乏溫暖。而他的兒子卻毫無辦法地跟著生活在這樣的意識型態中,雖然物質充沛,卻一點也不快樂。


湯婆婆雖然扮演壞人的角色,但從另一個角度觀察,卻發現這樣的壞卻也是人性中共有的特質,我們也有貪戀,也自私,與湯婆婆的差異只是程度而已。看影片的絕大多數的員工為了爭拾無臉男的金子所造成的混亂,即便連伶俐的小玲亦禁不起誘惑,我們應當不難接受人性中本來就具有貪婪的特質。

錢婆婆


雖然與湯婆婆長的一模一樣,是一對姊妹,但兩人的個性卻迥然不同。錢婆婆的生活簡樸,雖然法力高強,但除非必要,卻很少使用魔法,因為她的心中一直抱持著一種理念:「用魔法織的東西,始終比不上大家用線一針一線織出來的。」這是她帶著變成老鼠的坊和無臉男,為了編織一個送給千尋的護身物符所說的。錢婆婆與湯婆婆象徵人性中的一體兩面,這是她們長得一模一樣,卻有不同個性的原因,錢婆婆象徵人性本有的善良、純真與溫暖,對宮崎駿而言,這才是人真正的永恆的歸屬,也只有在這裡我們才能找到幸福。簡單說,我們的真我住在錢婆婆那理,我們之所以會迷失,是因為我們總是在湯婆婆的物質世界打轉,當然也就無法從中找到純真的自我。


劇情的安排首先帶領觀眾進入湯婆婆的世界,展現了人性的貪婪,以及過度工業化所造成的自然破壞;接著藉由湯婆婆與錢婆婆間的衝突,帶領觀眾進入一個崇尚自然、簡樸的心靈世界,為物質與心靈的衝突,提供一個解決的答案。
人,如果能像坊一樣將自己縮小,以謙卑的心去看待世界,走出自以為是的思想禁錮,試著與周遭的環境,身邊的人對話,凡事不講求方便快速,那麼他可能再度找到他心中的的自然、純真的自我,永恆的寧靜。


 

白龍


雖然在湯屋裡的白龍總是一臉嚴肅,以命令的語氣對待湯屋員工,看來相當冷漠。但私底下白龍具有一顆善良的心,他扮演協助千尋成長的關鍵性角色,每每在千尋情緒低潮時適時地給予鼓勵,讓無助的千尋在黑暗中看到一絲絲的希望,能夠繼續在波濤洶湧的湯屋世界中奮鬥下去,完成救贖雙親的使命。
白龍對千尋的關懷可以說是相當執著的,第一次當千尋闖入精靈世界,身體逐漸變透明之際,白龍馬上拿出藥丸給千尋吞下,防止她變成一個透明的精靈,從此在人類的世界消失,之後又帶著千尋探望被關在豬圈中的父母,拿飯糰探視千尋,以及最後義無反顧地前往錢婆婆的住處帶回坊及千尋等舉動,都在在說明了白龍的用心。


除了做為千尋的守護神與啟發者這個角色之外,白龍尚有兩個功用:
第一、他與腐爛神都是受到汙染的河川,是宮崎駿用來做為自然與文明衝突的展現。宮崎駿一直不減其對自然的關懷,他總是跳脫人類自大的觀點,嘗試在自然與文明的衝突中找到一個平衡點,警告人們再過度開發自然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。腐爛神本來不是腐爛神,在湯屋中他身上的一根刺被拔掉後,湧出一大堆的廢棄物,腐爛神回歸到原先清澈的模樣,一個慈祥的長者,河川本來存在於地球已經很長的時間,以它的慈悲孕育了河中豐富的生命,灌溉河川兩旁的稻田,並為人類提供飲水,只不過因為人類肆無忌憚的開發而使河川喪失了生命,成為人人討厭的腐爛神。透過動畫戲劇性的呈現,宮崎駿帶領觀眾思考自然與文明衝突的議題。


第二、白龍會飛。飛翔是宮崎駿動畫中的另一個特色,在宮崎駿的動畫中有許多造型可愛、結構簡單的飛行器,人駕著飛行器,在天空中翱翔,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。相信宮崎駿是羨慕自由的,是追尋自由的,只因為他看到人被禁錮在慾望的桎梏中是多麼的不快樂,因此,人必須學習如何在囚禁中自我解放,找回失去已久的自由。



鍋爐爺爺


鍋爐爺爺看起來像一隻大蜘蛛,有幾隻伸縮自如的手臂協助工作。他是企業家們喜愛的模範勞工,認份而拼命的工作,他負責幫湯屋燒熱水,分配藥浴。
鍋爐爺爺的個性善良耿直,與湯屋內員工的勢利不同,因此而獲得白龍與千尋的信賴,在他們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來到鍋爐爺爺的腳跟前,請求協助,而鍋爐爺爺也總能適時的提供援手,當千尋為了解救白龍,毅然決然的表示他前往沼底面見錢婆婆的決心時,鍋爐爺爺適時地從眾多的箱子中找到前往沼底的車票,別看他一付粗獷的樣子,卻有一顆細膩溫柔的心,會幫助睡覺中的千尋蓋被子,並深深祝福千尋與白龍間的愛能協助兩者突破重重困難。